出口小哥哥🚀

【友卯/郭卯】契机(2)一发完

   我有话说:
   【契机】第二发
   24集脑洞
   第一篇文收到满天小❤❤超开心!
   所以作为回报我又来发文啦(*^ワ^*)
   maybe契机会连成一个系列
   这是一个双方兄弟情纠正的过程
   看盾冬文有感而发
   超喜欢明明喜欢却嘴硬说是兄弟情的男主们
   所以套在少爷小河神身上试一试
   效果比想象中要好哦

     主角们的爱情往往开始于几个契机
     合适的契机爱神般降临
     你抓得住吗
     谁是主角谁是配饰
     谁能说的定呢?

        

        昏暗的房间里一片混乱。

        丁卯蜷在被褥间,轻闭着眼,眼角泛红。脸颊枕着的左手下压着几张被攥出痕迹的照片。丁义秋,胡天明,胡婶,鱼四。

        那场混战结束一个多月了。二十年前所有的秘密都被曝于世人眼下,肖秘书长不再是肖秘书长,付来勇官升一职带兵彻底铲除了魔古道的余孽,郭得友拒绝上级的嘉奖继续当他的捞尸队队长,小神婆乐得跟他一块儿缩在那一亩三分地,老河神也默然回来了。

        本该一切归于平息。可是,漕运商会却毁了。即使他坐上了肖秘书长的位子,即使他有了天津城万人之上的权利,他再找不回他的商会了,他靠权力经营的近两个月的商会再没了它往日的模样。

        爸爸的拄拐与咳嗽,胡总管长篇的教诲,胡婶的枸杞乌鸡汤,天明哥替他出头时倔强的嘴脸,鱼四愣头愣脑和得瑟的笑。

        鱼四……丁卯不知道鱼四是什么时候来到家里的,自有记忆时起,这个壮汉就一直在眼前晃悠了。他身手好,天明哥一直磨着他做自己师傅;他脾气直,做事冲动,爸爸和胡总管不知戳了他多少次;他是最忠心的手下,家里出事后,唯有他尽心尽责陪自己左右,护自己周全。

         
        “咣啷”。

        郭得友看着被自己踢翻的空酒瓶,皱上眉头,快步走向床上的丁卯,一把夺过垂下床的右手里虚握的半瓶酒。一手糊上睡梦中人的软萌脸颊揉捏起来,动作粗暴。“快给我起来~”

        丁卯不耐烦的扯下脸上作恶的手,翻了个身拽了被子盖住自己,“出去。”

        “怎么着,现在风光得意了就不认师哥了是吧,还出去?”

        “你别管我,让我一个人待会儿行吗?”

        “让你一人待会儿?你这待的可不止一会儿了吧。你手下人怎么回事儿,你把自己憋屋里三天了,都没人去喊我叫你出来?我要不是今天来找你你还不打算直接长毛了?”

        “你说过,鱼四将来会是我的管家。”好久,丁卯闷闷的声音传来。

        郭得友一愣,前段时间的谈话跳进自己脑海,他知道为什么丁卯颓废了。“傻子,鱼四死了。”

        “死了,都死了,真心爱我的人都死光了。你快走吧,离我远点,免得被我牵连。”

        “说什么呢!”郭得友掀起丁卯的被子,将不老实的人硬拉扯起来坐好,“我可是郭得友,魔古道都弄不死我,你一个拿手术刀的洋少爷怎么弄死我?”

        丁卯偏过头,将脸埋在阴影里,他不想被看到哭红鼻子眼眶的糟糕模样,“我没有跟你开玩笑郭得友,求你了,离我远点吧,我不能再失去你和师傅了。”

        “不能失去,就远远离去?丁卯,你怎么还没顾影勇敢呢?顾影追了我这么多年,从来没怕过有一天我们可能会连朋友都做不成。你堂堂曹云商会会长,又是秘书长,不去保护自己想要的,还妄想逃离?”郭得友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命运不是你想逃就躲得掉的。你生来和别人不同,就要经历比别人多几倍的痛苦,你要撑得住。”

        “可我撑不住了,我真的会崩溃的郭得友。爸爸,胡叔,天明哥,胡婶还有鱼四,我就是一个被圈养在金笼里的鸟,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我的无知害死多少人,我所有的家人,我所有的家人都没了!你和师傅绝对不能在离开我了!”

        郭得友撸起袖子露出手臂给他看,手臂上黑筋纵横,怖人的很,“你再不来救我,我也要死了。”

        丁卯睁大眼睛望他,手抚上郭得友的手臂,声音微颤道:“你不是说顾影把你治好了吗?”

        “哪那么容易,这就跟看病似的,得要疗程啊,顾影那点儿血,跳恶水之源就流的差不多了,我再用她的血救我自己,她娘还不得天天拿鞋底招呼我。”

        “郭得友!”丁卯吼住他,“你能不能别再跑火车了?人的血是可以再生的,你不让顾影救你,你怎么办?”

        郭得友对着他眨了眨眼,起身走向书桌,抽了根解剖刀回来,握起丁卯左手,作势要划他,“你愿意为我流血吗?”

        不明所以的丁卯点点头。下一秒,手心处阵阵刺痛。

        殷红的血液从划开的口中汩汩渗出,郭得友扔了刀子将丁卯手心抬高,凑过去吮吸滴下的血液。

        过于暧昧的动作让丁卯不适的往后缩了缩,看到郭得友置疑的眼神又软下来任他拽过去。

        不消一会儿,郭得友又撸起袖子给他看,先前凸起的黑筋竟也消失了!

        丁卯满脸的不可思议,“怎么会?”

        郭得友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掏出一卷绷带,绕上丁卯还在渗血的手心,“不是只有顾影可以救人的,我的少爷。当时活下来的三个孩子除了我和顾影,还有一个你。当时和连化清一战时,师傅想给你们丁家留个后,就没有透露给我们。现在好了,魔古道再也威胁不了我们,你这畏畏缩缩的小少爷也该做点贡献了吧?”

        “我是抱来的……”丁卯意料之外的又陷入低沉,喃喃道:“原来我无父无母,却还害死这么多与我无关的人……”

        郭得友忍不住停下手中包扎的活一巴掌招呼在丁卯头上,“你们流过洋的是不是想象力都这么丰富啊?能不能听人说完话咯?你是被从你爹手里抢去的,再抱回来不是理所应当吗?”

        “你为什么现在告诉我这些?”丁卯问道。

        郭得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怕再晚点你这一根筋的白糖要成蘑菇了!”郭得友戳了戳丁卯软萌待扑的卷发道:“我再找谁来救我啊!”

        “你是说,我还有用吗?”丁卯滴溜着黑眼珠瞅他。

        “当然有用。你也是圣童,我的命就在你手上;你是我师弟,我和师傅就得你来照顾;你是漕运商会会长,你手下兄弟的富贵贫贱就你说了算;你还是丁秘书长,整个天津城的发展全指望你。你自己说,你有用吗,你能倒下吗?”

        丁卯摇了摇乱成一遭的卷毛。

        “死是件很容易的事,难得是留下来的人背负的责任与期待。我之前说鱼四会是你的管家,是因为他肯为你付出,真心担心你的安全,把你看做自己的家人。他死了,却一定不愿看到你现在为他伤心颓废,他那么忠厚的人,更希望有人能代替他来好好照顾你。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丁卯 垂着眼,点点头轻应了声。得到郭得友“我家崽真乖”的抚摸。

        郭得友将丁卯拥入怀里,“我们家丁卯少爷啊,留过洋,拿过解剖刀,当过特别警探,英雄救过美,斗过流氓活尸。随便挑出一件,那可都是寻常人想都不敢想的经历,这么优秀能干的人,我真幸运他是我的师弟。”

        “郭得友……”丁卯从郭得友怀里探出头来红着眼看他。

        “叫师哥!还有没有点儿规矩了啊?”郭得友抬手把丁卯又按进自己怀里,上下其手起来,“快叫师哥求饶,我就放过你,快点儿!”

        “郭得友你作弊哈哈……好啦师哥师哥,我错啦!”

        丁卯被郭得友从房里领出来下楼吃东西,却看到了和自己传过绯闻的肖兰兰。“兰兰?”

        “肖小姐?”

        “我听他们说小河神进去了,就想着现在下面等一会儿吧。”肖兰兰站了起来,一如既往恰到好处的微笑。“我要出国进修了,下午就走,来道个别。”

        “进修?”

        “报社难得的进修机会,去德国。”

        “那感情好啊,有什么困难随时联系我。”

        “嗯。我想,跟小河神单独说几句话。”

        一脸懵的丁卯被打发先去餐桌吃饭,客厅里唯剩郭得友肖兰兰二人。

        “顾影对你喜欢的很,你要早些和她说清楚,别耽误了她。”

        郭得友点点头,“我自是知道的。还有事儿吗?”

        “他对我,我知道那并不是爱情。他太单纯了,坐上这个位子所遇到的琐事远比他想象的多,你可一定要好好教他,别被坏心思的人利用了去。”肖兰兰敛了声音继续道:“这是你的机会,可你要加油把小少爷攻下来,藏好咯,别让他再梗着头闯的遍体鳞伤了。”

        郭得友打住肖兰兰的话,疑惑道:“你等会,我觉得你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误会……”

        肖兰兰露出“我就知道”的神情,提起包就走,“是你还没看清自己吧,小河神。强势一点赶快收了他,这么多契机要好好抓住啊。”

        你给我站住别走,都说了我们只是坚定如铁的兄弟情好吗?一个个的思想怎么这么龌龊,太不纯洁了吧!

        “郭得友,兰兰走了?你脸红什么?”丁卯探出头来,无辜的脸张望着问道。

        “我哪有脸红……你怎么出来了?”郭得友摸了摸滚烫的脸颊,挥走脑中不适宜的联想。

        “我突然想起来你之前说我白糖,什么意思啊?”

        “就香……”香甜可人软萌待扑的意思呗。郭得友“吧唧”一巴掌拍在嘴上。

        “郭得友……”丁卯有点担心的唤他。

        “说了几遍了臭小子,叫师哥,师哥听到没有?我看今天我不挠的你哭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强势……啊呸,规矩!”

        “你别过来,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郭得友!”

        我喜欢他吗,不可能吧,我们是好兄弟哎!这种契机是用来增深兄弟感情的,不要用你们龌龊的思想玷污我们纯纯的友谊好嘛!(〃∇〃)

 
        作者摊手无奈表示:某人又脸红……好啦,你说啥就是啥嘛,我才不想看你打着幌子占我们小少爷的便宜呢-(¬∀¬)σ

【郭卯/友卯】契机(一发完)

19集观后脑洞(羞捂脸)
预警:
少爷被强未遂!
少爷被强未遂!!
少爷被强未遂!!!
重要的事说三遍,
不喜欢单键退出,
喜欢请留下你的小心心!


主角间的爱情其实只差几个合适的契机而已
合适的时间遇上合适的事
不论是你还是我
也会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丁卯看见走进来的人第一秒的反应不是喊“救命”而是吐槽对面人的演技,太假了好嘛,真狱卒看见外面的场面不吓的屁滚尿流就不错了哪个还像你一样稳着步子进来的?

          “好渴啊,这儿有水,我要快喝一口。”

           丁卯微挪了挪步挡住躲在桌子底下的肖兰兰,故作随意的轻扣了两下桌子边示意她不要出来,边阻拦道:“这壶里的水刚被我都喝光了,那儿,那桌上的壶里应该还有。”

            趁着那人过去喝茶的功夫,丁卯悄悄拿起电话,刚要拨号却只觉手腕一紧,那人神色阴沉,却硬要微笑道:“刚刚忘记说了,电话线都被犯人切断了。”

            “哦?那可真是太糟糕了,那我们总不能一直在这里等吧,还是去叫些救兵来的好。这样吧,我在这儿守着,你去漕运商会,找鱼四通报一下,就说我丁卯有危险了,让他快些带人来救我,你觉得呢?”惊讶于来人迅速的动作,丁卯决定还是先不要妄动为妙,干脆搬出自己的名头来,吓唬他最好不要惹火上身也是好的。

            来人的面色果然有一瞬的变化,丁卯正想庆喜之时却只听得男人恶狠狠道:“漕运商会,丁义秋,你是丁义秋的儿子?!”

            下一秒,丁卯只觉天旋地转,还来不及做反应就被仰面压在桌上。

            “你他*妈疯了,你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要敢动我,漕运商会不会放过你的!”

            “漕运商会的大少爷嘛,都长这么大了。这十几年丁义秋那老家伙过的怎么样,很不错吧,可想到老*子在这终日不见天日的监狱的里过得怎么样!当初我跟着他去剿灭魔古道,在战场拼死拼活,甚至牺牲了我的妻儿,可他呢,一句“与妖魔有染”就把我关在这儿十几年!”男人的面容可怖起来,“我进去时就发誓,等我哪天出来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丁家!现在到好,丁家大少爷自己送上门来了。”

            与男人相比,丁卯一个学法医的力气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男人扯过电话线绑紧双手,丁卯奋力挣扎的同时双脚用力提上桌子挡板,祈祷着肖兰兰千万别出来。

            “轻点儿,小祖宗,”男人坏笑着单手抱住丁卯作腾的双腿,“外面都那么吵了,咱就别添乱了。”

            “你想来点安静的,那就放开我,我们好好谈谈。”

            “不,不用谈,你闭上嘴好好配合我就行了,我保证不会弄死你的。”男人说着,一手抬高丁卯双腿 另一只手顺着腿缝往上滑去,“丁大少这衣服做料还真是将就啊,不知道内里是不是也如此光滑呢~ ”

            暗示性的动作让丁卯瞬间知道了什么,如此露骨的话语骚的他顿时红了耳尖脸颊,挣扎也愈加剧烈起来,口中更是咒骂不断,一时间德语英语中文全蹦了出来,“Hosenscheisser,f**k you!滚你*妈*的,放开我放开我!……”

            男人怒急给了丁卯一巴掌,用力大到丁卯被甩偏过头去脑袋里“嗡嗡”直响,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过他,即使是对他最严格的父亲也从未舍得过打他,丁卯刹时红了眼眶,安静下来。

            顺从下来的丁卯很快被男人解了小马甲和衬衫,手划过胸膛摸到裤腰带时,丁卯狠狠打了个激灵,神志慢慢清醒过来,“不要……”

    

       
    
            肖兰兰被发现了,这个认知让此刻被绑住的丁卯深恐不已,眼前的疯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何况是她一个女子!
   
  
 
            肖兰兰躲在书桌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听着桌上传来的动静泪止不住的流。他们同样是富家人的孩子,对付这种罪犯丁卯的应付能力又能比她高到哪去?她自是从小不认为女性比男性弱的,可如今她却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伙伴为了保护她而牺牲自己!

            丁卯有气无力的“不要”让肖兰兰更坚定自己的决心,她压低身子悄声爬了出来,猛地起身举起桌上的茶壶向着男人头顶用力砸去。

             水壶的确如她所愿“哗啦”碎在男人头顶,甚至蔓延一缕血迹,可男人却没如她所愿晕在地上,反而缓缓抬起头,冲她勾了勾嘴角,“捡一送一啊。”

            她被抓住头发狠狠甩在地上,身子重重撞上会客用的茶桌,再爬不起来。

            “不,你别动她!”男人一步步向肖兰兰走去,丁卯慌得劈了音。

            “那是你的妞?”男人玩味笑道。

            “你放过她,我随便你怎么样,只要你让她走。”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

            “我才是你复仇的对象,我父亲已经死了,你弄死我,他们没人知道找谁寻仇,可她是肖秘书长的女儿,你要动了她,你觉得你的自由还久远吗。”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我就放了她,你来替她。”

            “你先把她送出去。”丁卯坚持道。

            “你觉得你还有跟我讨价的理由吗?”
 

             “你不先放他走我们就都咬舌自尽,到时候肖丁两家都不会放过你!”

            男人恶狠狠瞪了丁卯一会,粗暴的拽起肖兰兰扔出门口,回头锁好了门,目露凶光,“好了丁少爷,现在,该我俩的时间了。”

            男人用力分开丁卯双腿,不由分说的挤了进去,左手扶住丁卯腰肢,右手滑向丁卯身后,隔着裤料揉捏起他的臀部,“这么有弹性呢丁少爷。”

            羞愤到透顶的丁卯身子微微颤抖着,内心极度排斥男人的动作让他恶心的想吐,他偏过头去,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出声。

            随便谁都好,快来救救我。

            随便谁都好,快来救救我们。肖兰兰被扔出门口后奋力撑起自己,循着楼梯下去。犯人们只想着自由赶快逃出去,没人会注意到楼道最尽头的她。

            郭得友啊郭得友,你到底去哪了!肖兰兰贴着墙慢慢下了楼去,沿着唯一的道路往前走着,突然在一个拐角撞见三个穿着囚衣的罪犯。

          “哟,哥们几个,咱这小西关还有美女做客呢~”

 
           “是不是得让美女享受享受我们小西关的待客之道啊~”

            没搬来救兵不说,反而又遇上这么三个难缠的,肖兰兰头一次感觉自己如此没用。

            犯人却最终没有碰到肖兰兰。

            “郭得友!”郭得友背着一个小女孩出现在她面前,敲晕了三个人。

            “你怎么出来了?”

            “丁卯,丁卯出事了,快去救他,快啊!”
          

          

             两人踹开门时,房里作恶的人已经死了,套着一只凳子,压在丁卯身上,脖子已被丁卯用钢笔尖戳的血肉模糊。而丁卯躺在桌上毫无反应,眼神空洞不已。

            “丁卯……”肖兰兰唤他,没有回应。

             郭得友亦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轻声唤他“丁卯”,依旧没有回应。

             郭得友慢慢走过去,发现他攥着钢笔仍插在恶人脖子上的手腕正流着血,另一只手,还被紧紧绑在套在恶人身上的凳子上。

             郭得友想让丁卯松下手,奈何他死死攥着不松手。

             无法,郭得友只好先和肖兰兰剪断帮助丁卯手腕的电话线。搬走恶人之时,丁卯用足了力气,手上钢笔又开始胡乱刺入恶人身体,“不要不要,别碰我,滚啊,去死去死啊你!”

             郭得友也红了眼眶,按住丁卯挥舞的手,用力抱住他,不断轻声安慰道:“别怕别怕,没事了丁卯,没事了,结束了。我在呢,郭得友在呢!”

             结束了。我在呢。没事了。

            

             “我先帮你穿好衣服,好吗,还有女生在呢,哭哭啼啼多不好意思啊。”郭得友头一次这么温柔的哄人,心却一阵阵刺痛。脑中闪过小少爷昔日露着兔牙笑的温顺的过影。

              衬衫被解的凌乱,格子裤被褪到膝窝处,底裤虽还好好在身上却一看也是被动过的。

             我自称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小河神,风光了半辈子,却连自己的师弟都护不好,被人欺辱到这等程度。我怎么就能放心让他一个人回来,就他这二两肉,一个弱兮兮的法医真遇上哪个不长眼的罪犯他怎么对付得过?

            他怎么该承受这种事。

           

             “少爷,少爷!”鱼四的声音荡漾在整个监狱。

            “肖小姐,还麻烦你去跟四爷告知一声,让他备好车,丁卯可能得去趟医院检查一下。”

             肖兰兰知趣的退了出去。郭得友一件件衣服给丁卯穿戴好,轻柔的将他拉起,让他将头抵在自己肩上,拍着他的后背抚慰道:“没事了啊师弟,师哥在呢。漕运大会长哭着鼻子出去那算怎么回事儿,”

            丁卯确是卸了力气,泪珠却断了线似的从眼眶里流出,哽咽着一声声叫他:“师哥……师哥……”

             丁卯从不轻易唤他师哥,他也一直把被叫一声“师哥”当做人生一大值得他喝酒乱吹的事,可如今这一声声竟唤的他心肝儿疼,“告诉师哥,伤哪儿了没?”

             丁卯摇摇头,“别告诉别人。”语气竟委屈的似个孩子。

            “四爷还是要知会一声的,他是你未来的管家,你要相信他,嗯?”

            “嗯。”

             “我要洗澡,郭得友。”丁卯闷闷的声音从肩头传来,“我一想到他碰我我就恶心……”又想起刚才发生的事丁卯有止不住哽咽。

            “好好洗澡,我们先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真的没事,我们就去洗澡,好不好?”

            好说歹说的终于让大少爷同意了自己的话,那边鱼四就闯了进来,“少爷!你没事吧?”

             丁卯此刻还哭着鼻子呢不愿抬头,就掐了郭得友一下示意他替自己说。

            “刚一个恶棍进来想猥亵你家少爷,放心吧,你家少爷还是有点自卫能力的,没有让他得逞。不过四爷,你还真该以后多派两个人跟在你少爷后面了,万一真出了事儿怎么办啊。”

             鱼四听了这话悔的打了自己一巴掌,“小河神说的是,我以后一定多派几个人保护少爷。那个狗*日的想害我家少爷?”

            郭得友指了指一旁早无了生气的人。

            鱼四叫了几个人进来将尸体抬走,“欺负我家少爷,死了也不会让他安生的。小河神,车我备好了,少爷他……”

            郭得友打横抱起丁卯,鱼四脱了外套披在丁卯身上,打开门后吼道:“会长受伤了,快点儿清场!”

            

            处理好丁卯身上的伤口,郭得友才顺便处理了一下自己的枪伤。

           “你受伤了?”丁卯见郭得友吊着胳膊进来不禁怪他,“什么时候伤的?你胳膊受伤了还抱我,你不想要你的胳膊了!”

             郭得友打断丁卯的话,抓下丁卯包成粽子样还乱挥的爪子,“好啦我救那娃娃受的伤,不碍紧的。胳膊和师弟把在我眼前,我当然得选师弟了。”

           “丁卯你啊,一和我分开就被欺负,以后啊你就跟着我吧,我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绝对不会再让你被别人欺负的,就是不管吃不管住,怎么样?”

            丁卯呆愣着不说话,从不肯哭的小男人今天好像流尽了二十年来所有的眼泪。

        



             郭得友去包扎伤口前,碰上了一脸纠结的肖兰兰。

           “肖小姐,你来的正好,我还得麻烦你一件事呢。”郭得友走出病房时,肖兰兰站在门外犹豫着进与不进。

            “你尽管说好了,丁卯是为了救我。”

            “你出一版报纸,把丁卯放在头条,写上我小河神的名字,天津卫的每个地方都寄过去。他是漕运商会的会长,更是我郭得友的师弟,漕运和我,都绝不会容许他再被欺负了。”

            “这次我会以肖家的身份出面,放心吧,以后,再没人敢欺负他。”

              郭得友笑了笑,说道:“想进就进去看看他吧,也没什么大事,不用担心。”

            “小河神,”肖兰兰叫住要离开去给小祖宗张罗饭食的郭得友,“你好好对他。”

             郭得友挠了挠头,“可他,不一定会接受我啊。”

             肖兰兰笑道:“这有什么难得,爱情,本就是几个合适契机的事。”

           “爱情?”小河神看着肖兰兰进去的身影呆愣,“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们……”

             别开玩笑了肖小姐,你们富贵人也太开放了吧,我和丁卯怎么会是爱情呢,我们明明是坚硬不摧的兄弟情啊!(๑❛ᴗ❛๑)

             作者表示好啦随便你你说兄弟情就兄弟情好嘛不要乱脸红是什么鬼!(╯‵□′)╯︵┻━┻

             不管你了劳资要end撒花了……-(¬∀¬)
             一发完(羞捂脸)
            欢迎各位客观投食评论((•̀⌄•́))